相关文章

婚外情成头号婚姻杀手 律师建议提高出轨赔偿

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她规划着今后数十年共同奋斗的轨迹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只是丈夫众多 “妻妾”中的一员,她付出的四年青春和全部感情,最终只能换来三万元的精神赔偿。

时逢三八妇女节,关于妇女权益保护的问题再次引起关注。今年1月18日,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根据调查问卷得出结论: “婚外情成头号婚姻杀手”。在中国,配偶出轨,受害的一方到底能得到什么保障和赔偿?

“男人出轨的代价是不是太小了”

四年前,刚刚大学毕业的白蕊 (化名)想要到北美留学,为了应付考试,报名突击英语。第一天上课,她就认识了坐在前排的同龄男子汪涛 (化名)。汪涛个子不高,长相也称不上英俊,但他非常幽默,也很健谈,很快就吸引了白蕊。两个月的培训结束后,大家都参加了考试,汪涛获得高分,并顺利申请了去美国的签证,但白蕊却被考试成绩拦在了线外。

眼看心上人就要飞到大洋彼岸,白蕊满脸都是落寞,就在她准备为这段短暂的暗恋划上句号时,一条短信改变了一切。 “做我女朋友好吗?”毫不犹豫,白蕊恢复了一张笑脸。从此,便开始了一段横渡太平洋的恋爱,虽然只能视频聊天,但白蕊却觉得两个人近在咫尺。半年后,当汪涛第一次回国探亲时,两人到民政局注册结婚。“我没有想到自己会闪婚。”如今回忆起来,白蕊仍旧佩服当初的勇气。婚后不久,汪涛又返回了美国,两人维持着之前的相处模式,倒也相安无事。

汪涛在美国读书期间,白蕊就留在上海工作,两人经济方面各自独立,因为计划着今后一道出国,所以也没有考虑在国内置业。这样的相处,看似宁静,却渐渐地在白蕊的心中留下一丝不安。随着结婚时间渐长,她的要求开始增加,她要求汪涛做出选择,要么把她接出国去,要么就回国来发展。在此期间,汪涛毕业了,做起贸易生意,经常往返中美之间,但对于白蕊的要求,他始终没有明确表态,两人为此争论不休。

发现异样,纯属巧合。去年年中,汪涛一次业务关系回国小住。一天傍晚,他外出谈事。白蕊无意中发现,汪涛的个人电脑没有带出去,且开着机。 “鬼使神差一般,我坐到电脑前,打开屏幕。”惊人的一幕出现了,屏幕上聊天的窗口还开着,好几个头像不断闪烁,点开来,每一个对话框中都有人称呼“老公”!短暂的震惊后,白蕊细细浏览了聊天记录。发现汪涛建有一个聊天群,里面有多名成员,而几乎每一名成员都称呼他为 “老公”。白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为了进一步查证疑惑,她记录下了所有聊天成员的信息。

次日,汪涛就返回了美国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表面上,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依旧跟汪涛维持着和谐的夫妻关系,而私底下,她开始调查。通过小心翼翼地探查,她获得了一个让她更不敢相信的情况:除她之外,汪涛还与另一名女子进行过婚姻登记。

“我是我老公的妻子之一!多么荒谬的故事!”白蕊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。冷静之后,她与另一名 “妻子”小洁 (化名)结成了联盟,要向汪涛讨个说法。

知道汪涛不久后将要回国,她们委托律师申请了出入境管理控制,当三方一道坐下来后,汪涛深深地低下了头。

原来,在去美国后不久,汪涛就认识了同样来自中国的北京姑娘小洁,两人相见恨晚,很快陷入爱河。虽然明知自己已是有妇之夫,但汪涛还是利用国内婚姻登记的空子,在一次回国探亲的时候与小洁在北京登记结婚。事后,小洁留在北京工作,而汪涛就辗转于京、沪和美国之间。而事实上,与汪涛有着深入关系的并不止小洁一人,在江浙一带,汪涛还有着多个“红颜知己”,有的是工作学习中认识的,有的是网上认识的,汪涛甚至还考虑着再给其中一人“适当的名份”。

汪涛陈述到最后,白蕊已经心平气和地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。她转身委托律师办理离婚的一切事宜。因为汪涛与白蕊的结婚登记最早,因此他与小洁的那段 “婚姻”就是无效的。在提起离婚诉讼的同时,白蕊同时也提出了赔偿损害十万元的诉请。

“法律上有明确规定,如果能够证明婚姻一方存在过错,另一方是可以提起赔偿诉请的。”白蕊的律师说,汪涛的过错证据确凿,且情节极为恶劣,律师认为,十万元的赔偿损害并不为过。但诉请后来被法院驳回,在调解中,双方以三万元达成协议。

“四年的青春,一连串的欺骗,三万元的赔偿,男人出轨的代价是不是太小了?”白蕊不明白。